淮安翻译公司|专业淮安翻译|扬州翻译公司|淮安英语翻译|淮安日语翻译|淮安韩语翻译

123

原来“民主派”本来是骂人的话?

 

今天我们要讲一本书——《伯罗奔尼撒战争》,2004年的今天是它出版的日子。

它的作者是著名的历史学家唐纳德·卡根(Donald Kagan)

伯罗奔尼撒战争是古希腊的一场著名战争。

(希腊在这:欧洲南部)

这是一场“任何西方政治学者一旦听到就两眼放光”的战争,因为一切对民主的研究都从这里开始。

为什么呢?因为民主输了。

伯罗奔尼撒战争最终以“专治的斯巴达战胜了民主的雅典”结束

 

说到民主(democracy),现在已经是全世界的共识了,就连朝鲜的国名当中都有这两个字,感觉这个词根本就没有反面的意思。

然而,在以前,可不是这么回事。不说远的,就在美国国父的那几代人里,“民主派”是一句骂人的话。

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?

这就得说到民主的诞生地——古希腊的雅典。

雅典的民主并没有许多人想象得那么美好,它其实非常荒唐,基本上做任何决策都是全民开会投票,实在难以执行的时候才会选出一堆代表来开会。(但人数依然很多)

几千几万个没文化的人一起开会,那种场面可想而知,基本就是起哄、吵架、发泄,做出来的决定也往往非常糟糕。

比如,他们投票投死了大学者苏格拉底(Socrates),原因是苏格拉底总在研究他们搞不懂的事、并且喜欢传讲这些知识;他们还投票处死正在外面打仗的将军;还投票打仗然后又让反战派的领袖去带兵。

 

所以,在政治学界,民主曾经一致被认为是最坏的政治形式之一。

而我们现在所熟知的民主形式,比如美国的,其实是经过很大改动的民主,虽然表面上所有人都有参政权、投票权,但最终做决策的人都是一层一层选上来的精英代表,是一种新形的精英政治(elite politics)

曾经有学者总结过,现代民主(modern democracy)的本质并不是“少数服从多数”,而是“用野心制约野心”。

古希腊那种不成熟的民主(immature democracy)才是真正的“少数服从多数”。

 

那么,我们来造个句子吧~

 

Maybe Trump has proven that modern democracy is immature, too.
可能特朗普已经证明了现代民主也一样不够成熟。

 

在线客服

QQ客服一
在线客服QQ10932726
QQ客服二
在线客服QQ10932726
QQ客服三
在线咨询